最后的相约

互联网 0
导读:芳芳是个“陪看”女郎,所谓“陪看”,名义上是说在那些小型电影院、录像厅陪着单身男客看,其实大多是提供色相服务的。虽说这是个挣钱的行当,但芳芳今年已经38岁了,再精心打扮也是个半老徐娘,所以生意不好。
芳芳是个"陪看"女郎,所谓"陪看",名义上是说在那些小型电影院、录像厅陪着单身男客看,其实大多是提供色相服务的。虽说这是个挣钱的行当,但芳芳今年已经38岁了,再精心打扮也是个半老徐娘,所以生意不好。
这天傍晚,芳芳和平时一样,穿着很"露"的衣服,在电影院附近揽客,转悠了一个多小时,也没有揽到生意,她沮丧地骂了句脏话,疲惫不堪地坐在喷泉旁边。这时,她的身后有人在喊:"喂,一个人?"芳芳回头一看,顿时气了个半死,因为这是一个只有十三四岁的瘦男孩,说话脆声脆气,更显得稚气十足。她不耐烦地一摆手:"滚滚滚,谁家的小孩,捣什么乱!"
其实这个男孩已经跟踪芳芳好几天了,这时,他走到芳芳面前,头一扬,说:"嗨,我请你看电影,怎么是捣乱呢?"男孩在芳芳身边坐下,掏出一张百元大钞:"陪我,去不去?"
芳芳盯着钱,犹豫了一下,说:"算了吧,我女儿都比你大,我来陪你?"
男孩微微一笑,又掏出一张百元大钞晃了晃说:"我包你半个月,每次给你两百元,怎么样?"
芳芳张大了嘴,愣了片刻,忽然忍不住"哈哈"大笑,说:"你?包我?你有病吧?"
男孩涨红了脸,不高兴地一跺脚,说:"不愿意就算了!"他说完转身就走。芳芳觉得他生气的样子有点像女孩子,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女儿,于是站起来喊道:"等一下!"
男孩回过头,仍然气鼓鼓的,也不说话。芳芳走过来,用手摸了摸男孩的脸,问:"你叫什么名字?"
男孩黑黑的大眼睛一转,说:"我的网名叫‘吓你一跳’,你就叫我‘跳跳’吧!"他一边说着,一边和芳芳走到电影广告牌前,一看,几部影片全是"少儿不宜",他皱了皱眉,说:"不看这个,到虹都影院去看《我的兄弟姐妹》。"
芳芳听了一呆:"虹都"是全市最大的一家正规影院,那里没有一个陪看小姐,这孩子带自己到那里去干什么?再说啦,这孩子出了钱,为什么不找一个年轻一点的女人
带着一肚子的疑问,芳芳和跳跳走进了"虹都"。芳芳还从未看过正儿八经的电影,《我的兄弟姐妹》这样的片子,没有一点色情画面,芳芳看着没劲,而跳跳却看得十分入神,虽然他的头靠在芳芳怀里,一只手还揽着芳芳的腰,但没有一点不老实的举动。芳芳早就习惯了被客人摸来摸去,眼下跳跳不动手,她反而不自在,越发不明白他"包"自己的真正目的,她想,现在的孩子都成熟得早,莫非他不好意思先动手?那自己就主动一点吧,免得让跳跳觉得自己不"敬业",明天再去"包"别人,让钱落进别人的腰包,这么一想,芳芳就慢慢地把手伸向跳跳的内衣,没想到手指刚触摸到他的肚子,他一个激灵,挣脱开芳芳的怀抱,恼怒地低声叫道:"干什么?"
芳芳鼻子里"哼"了一声:"别装了,你让我陪你看电影,不就是想那……那样吗?"
"胡说,真不害臊!"跳跳整理好自己的衣服,说,"你好好陪我看电影就行了。"
芳芳瞪大了眼睛问:"花200元,还要包我半个月,难道就为这个?"
"对。"跳跳说着,再次将身子靠进芳芳的怀里,又全神贯注地接着看电影,芳芳再也不敢乱说乱动了,像个木头人一样老老实实地抱着跳跳,看又看不下去,想又想不明白,不一会儿,竟然睡着了。
不知不觉到了散场的时候,跳跳叫醒芳芳,随着人流走到广场上,他把200元钱递给芳芳,说:"再见吧,明天我还要上学,晚上七点这里见,不见不散。"他说完挥挥手,蹦蹦跳跳地走了。
芳芳还没有完全醒来,迷迷糊糊地捏着两张薄薄的钞票,感觉像做梦一样。
以后的日子里,芳芳和跳跳天天如约到"虹都"电影院相见。每次看电影时,跳跳都把头靠在芳芳的怀里,一只手揽着她的腰,而芳芳总是无聊地睡觉。有几次芳芳曾想试探出跳跳的真实姓名和家庭情况,但跳跳人小鬼大,每次都巧言搪塞,让芳芳干瞪眼。
一眨眼到了两人的第十五相约,一见面,跳跳就说:"半个月了,不知道这是不是最后一次见面,今天别去看电影了,我请你好好吃一顿,怎么样?""好啊!"芳芳勉强笑了笑,她知道以后再没有这样好的挣钱机会了。
1 2 3
 
 
热点图片
最新图片
历史纪实 | 历史图片 | 中国历史朝代表 | 历史云 | 历史上的今天 | 尘土商城 | 中国历史 | 世界历史 | 故事会 | 鬼故事 | 小说 | 女性 | 优质建材| 股市
点此尘土网(中国历史)站长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 老狼博客

©2018  尘土网-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,感谢PHPCMS提供后台

湘ICP备18021165号  公安备案:32058302001038
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,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,
内容精心为您准备